伊柒

新手文渣一枚兼搬运工??

【费米】喜你为疾,石药无一

以前的链接整理直接看这一篇就行啦 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26999dd



米迦的表情中带了几丝惊诧,随即推出自己的右手去接莱内的拳头,手掌和拳头即将触碰之时,米迦的手腕一翻,原先向前冲的手掌向下一偏,带着一股遒劲的掌风,顺着莱内的小臂向上,抓住了莱内的手肘,五指化作鹰钩,幕的收紧,轻轻向上一提。
当真是轻轻向上一提,可在一旁的人眼里看来不是,这一提力量巨大,险些把莱内的手臂扯脱臼,莱内吃力地踮着脚尖,被米迦扯得直咧嘴。
米迦肯定没注意到,这一切被门外透过窗户注视着的人尽收眼底,
“啧啧啧,小米迦,太暴力了哟……”
米迦的左手也没闲着,向莱内的袖口伸去,莱内当下一慌,嘴里吐出来一个东西,细看那是一块口香糖,强烈的冲力把外面一层削开,露出里面一颗暗红色的小药丸,直直地向米迦微张的嘴飞去!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两人,看到这毒丸,刹那间都倒吸了一口气。
门外的人叹了一口气,唉,怎么用了毒?指尖在空中画了个圈,那暗红色的药丸变成了一小簇火焰,在离米迦嘴巴一厘米处燃成灰烬。
莱内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挣扎两下想要抽开自己的手臂,米迦开口,
“莱内,还有什么招儿?”
“……”
莱内咬住下唇,心里很是不甘。
米迦一把抽出莱内藏在衣袖里的银匕首,用虎口架住,在自己的手上转了一圈展示给大家看,
“这是哪儿来的?”
底下的同学们知道,血族携带银器已是重罪,有用银器伤害同类倾向的更是罪加一等。想想都倒吸一口气。
米迦斜视着莱内,等待他的回答,莱内迟迟不开口,米迦就先开口了,
“嗯?不想说?那就只好上报雷斯特·卡说,莱内·西姆蓄谋已久,随身携带银器,杀害同族未遂。”
莱内听了米迦的话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心里不知道暗骂了多少声混账。
门外那位抱了抱胸,开口喃喃,
“啧啧啧,小米迦,太聪明了哟…”
在米迦的大力拉扯下,莱内支支吾吾地开口道,
“你放开我…嘶……我就告诉你。”
米迦血红色的瞳仁淡漠地扫了一眼莱内,面无表情的把自己抓着莱内手肘的手一甩,这一甩,米迦感觉自己没用多大力气,竟生生把莱内甩开三米。
莱内挫败地瘫坐在地,喉头一甜,呸出一口血沫,
“我在从宿舍来教室的路上捡到的。”
米迦听了,秀气的眉毛皱起。
捡到?这个学院里不可能有人会带银器,带了银器的话,更不可能随意丢弃或是落在大路上,这银匕首,怎么会碰巧被莱内捡到?
米迦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学院,仿佛在酝酿什么计划…
门外的费里德·巴特利凝视着皱着眉头的米迦,一声不吭地走开了。

/校长室/
“混账!冯·斯克鲁德在搞什么!?”
雷斯特本来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听到下属的报告,砰地一声一拍桌子,站起大声吼道,手指紧紧扣着桌子边缘,眼中似有波涛翻涌。
下属在盛怒的雷斯特面前,恭恭敬敬地弯着腰,一动也不敢动,别说大气了,小气都不敢出一口。
雷斯特自然知道,这一切和费里德脱不了干系。
“叫费里德过来。”
雷斯特冷冷一声,带着无限威压,那位下属的一滴冷汗流到了脖子根,还没反应过来。
“还不快去!!”
雷斯特吼道,饱含力量的一声吼,声音很大却不刺耳,带着一股浑厚的力量,震碎了窗户,玻璃唏哩唏哩碎了一地,那个下属感觉自己耳鬓厮处有一丝凉意,伸手一摸,指尖略感湿润,低眼一看,赫然殷虹一片。雷斯特的这一声吼,已把他的耳膜震裂!
“别发那么大的脾气,小屁孩儿。”

TBC.

ps:这次更地有点短小……不要介意,下次大粗长!而且大结局!(旗帜飘扬)
图源百度,详情:
https://m.baidu.com/sf/vsearch?pd=image_content&word=终结的炽天使&tn=vsearch&atn=mediacy&fr=tab&sa=vs_tab&imgpn=33&imgspn=0&tt=1&di=101618331430&pi=0&cs=4279697827%2C1643296325&adpicid=&bdtype=0&objurl=http%3A%2F%2Fimg1.xiazaizhijia.com%2Fwalls%2F20151216%2F1024x768_16afc290c297cf7.jpg&imgos=3491063288%2C1614014204&imgis=0%2C0

今天晚上肯定更

没p放了……找了个人视监我

闺蜜画的花鸟卷皮肤-百鸟朝凤@山岚王 (她觉得正脸看起来像哪吒!我也觉得哈哈哈哈哈哈哈

【费米】喜你为疾,石药无一

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08c84e9


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1793994


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1823b00


圣诞(R18)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1e94059


米迦怔了怔,连忙拿起桌子上的白色浅口杯,利索地撕开速溶咖啡的包装袋,将咖啡粉全数倒入杯中,粉尘间腾起的薄薄烟雾带着咖啡香,让米迦感觉愈发的饿。 


“谢谢我的小米迦。” 费里德托着下巴,胳膊肘在桌子上,一双红色的眼睛直直盯着米迦, 米迦仿佛注意到了费里德的视线,倒热水的手发力,紧紧握着水壶柄,指甲盖都发白了,费里德看了一眼,站起身,走向米迦。 


没等费里德走近,米迦就开口道, 


“好了。” 


费里德的脚步一顿,似是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了疏远,立马跨回椅子上坐好。


 米迦把盘子放在费里德的面前,瓷器与桌面触碰到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费里德微微皱了皱眉头,屈起左手的中指,轻轻扣了扣桌面, 


“米迦,我和你说过了,放杯子的时候要腾出小拇指,一边垫着桌面一边轻轻放下去,来,听话,再放一遍。”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 


米迦稍微有些怒气,胸脯有微微的起伏,一双拳头握得很用力,指节都发白了,低吼出声。


这个该死的吸血鬼,是在嫌弃他是人类出身,动作太鲁莽! 费里德看着眼前焦躁的小人儿,象征性地弯了弯那一直上扬的嘴角,伸出右手就把米迦往自己怀里勾,米迦固然是排斥的,一双脚死命黏在地板上,暗地里使劲儿,费里德手下一用力,这让米迦倾斜了一下,失去了重心,便径直往费里德的怀里倒了下去, 


“哦,米迦,几天不见你就这么热情。” 米迦听了这话连忙撑着椅子的扶手想要站起来,费里德用右手端起那杯咖啡,左手也没闲着,摸了摸米迦的背,捏了捏他的腰,又按了按他的肩膀,心想:多久没进食了?软塌塌的。


米迦被摸的汗毛一奓, 正欲站起,


“米迦哟,你要是站起来的话这杯咖啡就会泼到我的手上呢。” 


米迦不语,撑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费里德带点欣喜看着米迦垂下的刘海,他心疼我被烫到!米迦心疼我被烫到!


费里德轻笑出声,米迦呆了呆,这不像他平常那种冷冰冰的笑或是那种嘲讽的笑,亦不是那种猎物到手而得逞的笑,而是米迦从未在吸血鬼身上看到的,更不应该出现在费里德脸上的,带着一丝冰冷的温度的,宛若发自真心的,笑。 


费里德把右手的咖啡随意一搁,随即用巧劲轻轻扫过米迦的小腿,米迦脚下一虚,原本撑在椅子上方的身体直挺挺地搁在费里德的身上,费里德也用双手环住了他,扑鼻而来的是专属他的气息。


费里德和雷斯特克劳利那种坐办公室的不一样,没有笔墨的香气,也不像其他吸血鬼有一股淡淡的血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冷冽的草木香。 


米迦并不讨厌这味道。 


“放开!” 


米迦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没想到费里德的怀抱宛如桎梏般,苦力挣扎变成了徒劳无功的扭动, 


“米迦,你这样,我会更舍不得的。” 


费里德手下发力,让米迦更贴近自己一点,迫使米迦不得不直视自己。 


在一个昏暗的宿舍里,一个银紫色长发扎着马尾的美男子,怀里依靠着一个金色短发略显病气的美少年,一双带着戏谑的红眸和一双因失措而瞪圆的赤色瞳孔的视线交集,这个画面不禁让人心生遐思。


米迦立刻回神开口道, 


“费里德,你只是来喝咖啡的吧。” 


“嗯,其实还有件事。” 


“什么事?” 


“想见你,算不算事?” 


“……” 


“顺便来为你吃东西。” 


米迦当下反应迅速,一阵猛力挣脱了费里德的怀抱,也许是身体太虚弱,控制不好力道,砰的一声,硬生生地撞到了莱内的床头柜上, 


“我不要喝吸血鬼的血,脏。” 


“那你不也是吗?看看我的小米迦,站都站不稳。” 


费里德眼里闪过一线红光,米迦靠着床头柜,动弹不得,费里德此刻正踩着高跟军用长靴一步一步向米迦走来。 


米迦发誓,这是他一生中感觉最难受的几秒钟了,看着一个不怀好意,身份是仇人的亲人正踱步走向你,你却偏偏动弹不得。 


费里德离米迦愈来愈近,边走边把自己军服衣领上的纽扣解开,露出一点苍白的勃颈。 米迦在这焦灼中索性闭上了眼睛,感觉到一股冷冽的草木香就在鼻尖,下一刻感觉自己的腰被扣住,头被按在费里德的肩膀上, 


“真想和当初克鲁鲁一样啊。” 


“什么?” 


米迦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苍白的裸露肌肤,隐隐约约透着血气,他此时饿得脑袋疼,却是不肯接受费里德的施舍。 仿佛是感觉到了怀中之人的抗拒,放在米迦后脑勺的右手,大拇指用力扣住,中指和食指并在一起,一按,一拉。 米迦这时候被紧紧抱住,身子本来就没什么力气,再加上眼前透着血气的肌肤,牙口一松,费里德顺势又按了按米迦的脑袋,还没来得及闭上嘴,见呀触到滑嫩的肌肤,唤醒了米迦作为吸血鬼的本能,当下微微一用力,“嗤”的一声,尖牙没入费里德的勃颈,嘴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宛如鱼儿触碰到水一般,米迦感觉自己身上的沉重减轻了,大口吞咽着涌出来的鲜血,光光是这个小伤口涌出血当然不够填充米迦时隔多天的饥饿,不假思索的,用力地吮吸着费里德的勃颈, 


“米迦,你这样小心我把持不住。” 


米迦听了,嘴上一停,连忙换了个位置,咬了下去,大口地吸食着涌出来的鲜血。 费里德阖上眼睛,无奈地勾了勾嘴角,米迦,我宁愿你让我把持不住啊…… 


/第二天~~办公室/ 


“费里德,你的衣服。” 


克劳利窝在费里德办公室的沙发里,斜睨着费里德问。 费里德今天没有穿军装,穿了一件圆领T恤,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夹克,深蓝色的牛仔裤把一双长腿衬得更加修长,和平常的低马尾不同,他把马尾束得很高,脸颊左侧的一撮碎发用深紫色的发夹别起来,右边一撮碎发被随意地搭在耳后,时不时会滑下来。圆领T恤的领子有些低,费里德两边各露出一半精致的锁骨, 


“哦,军装臭了,我叫薇薇安拿去洗了,换个口味嘛。” 


“费里德,你的脖子。” 


克劳利指着费里德的脖子,上面赫然有四个不大不小的血洞, 


“穿透血肉的爱恋,怎么样,好看吧?” 


克劳利扶额,哦,情人眼里出西施哦…… 


/教室/ 


费里德离开宿舍后,米迦歇了几个钟头就拿起自己的书本赶去了教室,一跨进教室的门,地下唏嘘声一片, 


“米迦尔,你来了啊。” 


“犯了戒条还有脸来上课。” 


“低贱的东西。” 


…… 


有虚假的关心,更多的是辱骂。 


米迦叹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低头一看,自己的桌子上已然刻满了无耻卑鄙低贱之类的字眼,坐在旁边的莱内看到米迦脸黑的表情,不禁捂住嘴,噗嗤轻笑了一声,坐在旁边的拉库斯开口, 


“莱内……” 


米迦抓住桌子的一角,听到莱内的这一声轻笑,身躯微微怔了一下,手上的力道把握不住,竟生生把桌角给抓碎了。 米迦一愣,自己以前力气没那么大啊,哦,大概是因为喝了太多费里德的血的缘故, 


一转头,面对莱内,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狞笑, 


“反正我已经是有罪的人了,我不介意再犯一次。”


莱内被这狞笑怔住,听了米迦这句话,原本惬意地靠在自己的椅子上,被激地站了起来,对着米迦吼道, 


“来啊!想打架?” 


米迦用冷淡的目光注视着莱内,莱内显然被气急了,连忙亮出自己的拳头, 


“百夜米迦尔,你不要太狂妄了!”


米迦定睛一看,莱内的袖子里,藏着一把精巧的银匕首! 


TBC.
(去Twitter上逛了一圈发现找不到神仙画画,就直接找了一张官图………因为我现在已经……不配图就浑身难受……大家不要介意啊,不喜请喷!)
你们的心心和评论是我写文的动力

致歉。

因为最近要考试,需要复习,所以没时间肝文……
虽然也没有多少人关注我的文,但是我还是道个歉吧……
因为我太懒所以文的更进会很拖拉,给大家造成了不舒服的阅读体验……
考完之后肯定肝,准备再开一个es的新坑٩۹(๑•̀ω•́ ๑)۶
——沉迷语c无法自拔的伊柒

【荒连】圣诞之花街

“Merry Christmas, 荒酱!”
荒想起了以前,一个银发碧眼的小男孩,拿出自己唯一的达摩抱枕,笑眯眯地祝他节日快乐。
荒坐在转椅上,白色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外面已经是 黄昏了。荒疲乏地闭上双眼,用骨节分明的手揉了揉眉心,
圣诞啊……时间真快。
荒和一目连最后一次相遇是在两年前,也是圣诞,飘雪的日子,那是一目连还在这座城市的时候,
“荒,我要走了。”
静静靠在荒的肩膀上的一目连开口道,荒张了张嘴,喉结翕动,什么话也说不出,一目连扶着荒的手臂坐起来,扯出笑脸,
“我又不像荒,有能力,到哪儿都受欢迎,我找不到工作,只能靠荒的工资过着节俭的日子,我在这里…只是你的累赘。”
“不是的。”
荒否认。
“我觉得是呀。”
一目连的眼睛直直盯着荒的,眼里仿佛浸了水,在这夜色里温柔的让人想哭。
“记得保持联系。”
“嗯,圣诞快乐,荒。”
“你也是。”
荒知道自己劝不动他,说完按住一目连的后脑,在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一目连微微颤抖,似在压抑自己的感情,就这样,四年的同居生活,结束了。
“荒!”
门口传来的喊声把荒从回忆中惊醒,听这欠揍的声音,又是夜叉,荒连眼皮都没抬,略带几丝怒气,开口,
“进来吧。”
咔擦。
夜叉快步走到荒的身边,夜叉身上的古龙水味差点熏得荒打喷嚏,
“以后进我办公室先洗个澡,太臭了。”
“哎,我问了小青,他说我身上很好闻啊。”
“爱情使人丧失嗅觉。”
“什么?”
“听不懂算了,猪脑子,只能干点体力活。”
荒抬头看了看这个傻大个,夜叉天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大冬天的穿一件衬衫都不会冷,刚刚帮判官那层的快递箱子搬完,还冒了点汗,衣领微敞,露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也难怪青坊主会说他香了。
“找我什么事?”
荒换了个姿势,将自己的一双大长腿交叠起来放在桌上,双臂交叠在脑后,调整座椅位置,向后一仰,
“今天晚上陪我去个地方呗。”
“为什么我要陪你去?”
“反正你有空,就和我一起吧。”
“为什么不叫小青?”
“问那么多干什么啊大老板,别,就当是给我这个小员工的圣诞礼物好了。”
“哦,我知道了。”
荒无奈地看了看天花板,肯定又是什么night club之类的。
/晚上,夜叉开车带着荒/
“又是什么夜总会?”
荒坐在副驾驶上,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灯光,开口问,
“夜总会尽是那些浓妆艳抹的都市女性,我今天换换口味。”
荒沉默不语。
夜叉把车开到了郊外,荒打开车门,长腿迈开,一直起身,看到两个大字,
花街。
真是直白,荒心想。
夜叉兴冲冲地拉着荒进去,一进花街,一股清香淡淡飘过来,不同于那些夜总会的刺鼻香味,让人闻得心情反而舒畅起来。
迎面走来各种各样的女子,挽着发穿着和服,一片素雅之色,荒被夜叉拉着走,很快走到了尽头。
“玉澡前!把你们最好的那个叫出来!”
正在拨着算盘的玉澡前缓缓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看到荒时,微顿了一下,
“好,叫最好的,三百万。”
“哈?”
夜叉一炸毛,把自己存起来的一百万拍在玉澡前桌上。
“怎么这么贵?”
荒在一旁附手问道,
“那当然是因为……”
玉澡前吸了一口烟,呼出的雾气堵了荒一脸,
“是最好的。”
“哦?有意思,我要看看。”
荒把自己的卡从钱包里抽出,义不容辞地向玉澡前面前一推。
玉澡前修长的手指抚摸着那金色的卡,
“嗯……叫护过来吧。”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服务真差,不过就是个酒馆而已,人还来得这么慢,还收本大爷那么多钱,”
夜叉拿起一颗葡萄往自己嘴里送,抱怨着,
“再等等,毕竟是人家的头牌。”
“荒你怎么那么有耐心啊?”
从荒一踏进这个花街开始,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淡淡的一丝,几乎不可闻的竹香,让荒心生贪念。
是他的香。
门口的卷帘出伸出一只白暂又好看的手,带着一股沁脾的竹香,
“两位客人,请问护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呢。”
这个人掀开帘子走进来,两人愣了愣,眼前的人穿着一件白色和服,布料上有竹子的图案,领口有点松,露出些许洁白的肌肤,把头发用一根簪子盘了起来,垂下一缕银色的发丝,珊瑚色的唇,秀气的鼻梁,一双碧色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平整纤细的眉,
“好..好…好看…”
夜叉已经惊地吃螺丝了。
这是自己想了两年的人,如今站在自己面前,荒从地上站起来,大步走向前,一把把人儿拥入怀中,
“两年了,你的背更驼了,荒。”
“两年了,你更漂亮了,一目连。”
“Merry Christmas,荒酱。”
“你也是。”
还没等夜叉反应过来,荒已经抱着一目连走进了内间,
“我*,老子的一百万就看了一眼!”
要看肉的小天使请戳
https://m.weibo.cn/5682204318/4188983526928526

望评论望关注望心心!

【费米】Christmas with You(R18)

圣诞节到了。
空旷的办公室,只有一盏烛黄色的小灯,红木的书橱和办公桌,黑色的真皮沙发,给这个房间添了几分阴森。
费里德•巴特利坐在桌前,叠起两条长腿,身体前屈,一只手托着下巴,细眉微皱,像是在思考什么。
“啧……”
费里德把身体向后仰,两条腿随意地往桌子上一翘,一副大爷样,两只手叠在胸前,似在艰难的思考。
“啧……”
费里德揉揉眉心,唇缝抿紧,他放下腿,手肘撑到桌上,然后睁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伸出左手,之间那白手套包住的手掌,关节分明,手指修长,中指屈起,叩了叩桌面。
“叩叩”
“咔嗒”
金属的门把向下弯曲,门口走进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仆,
“薇薇安,你是不是一直仰慕我?”
那个叫薇薇安的女仆听了这句话之后双颊泛起红晕,双手紧紧搓着裙子,额头上硬生生的挂着一滴汗珠,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颤颤巍巍地开口,
“是,费里德大人……”
费里德好整以暇地勾起嘴角,上前一步,弯下腰来凑到薇薇安的耳边,
“那你说……”
“什什什么?”
薇薇安吓地腿有点软。
“圣诞节送给喜欢的人什么礼物好呢?”
薇薇安愣了愣,眨眨眼睛,仿佛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费里德直起身子,开口道,
“不是给你的。”
我知道啊……薇薇安心里念叨。
薇薇安感到惊讶的是,一向对待感情像垃圾的费里德大爷竟然要送礼物??而且是给喜欢的人??
“没叫你磨蹭。”
费里德直视着薇薇安的眼睛,闪过一丝狠戾的红光,盯地薇薇安直冒冷汗,
“圣诞礼物的话,只要对方会喜欢就好了啊。”
从门口传来中气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
“克劳利大人。”
费里德歪头看向门口,眼角自然上挑,
“既然克劳利来了,薇薇安,你下去吧。”
薇薇安松了一口气,连忙欠身走出了房间,带上门。
“百夜米迦尔?”
克劳利躺在沙发上,用双臂枕着头,双腿交叠直接放在黑亮的沙发上,问道,
费里德听到这个名字,淡然回过头,
“嗯,送什么?”
克劳利阖上眼,眉头皱了皱,
“百夜米迦尔喜欢什么我怎么知道,问你自己啊。”
“嗯……”
/克劳利离开办公室/
费里德打开手提电脑,迅速地打开一个搜索网站,输入,
圣诞节送女朋友什么生日礼物
费里德两指放在接触板上不断往下滑,嘴角紧抿,忽然眼前一亮,
“就是这个。”
夜幕降临,吸血鬼城堡不再像往常一样,昏暗阴沉,多了几颗圣诞树和一串串的小彩灯,乳白色的建筑也不显得苍白,被红黄绿三色的灯光渲染,倒也添了几分柔和。
大堂内明晃晃的灯光有些刺眼。
米迦揉揉自己的眼睛,随而抬头看了看大堂,大堂里的吸血鬼很多,是为了庆祝这个节日,
“家人团聚的节日啊……”
米迦背靠在柱子上喃喃自语道,这时走来一个服务生,向米迦的身前递出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杯红酒,像血一样的红,米迦抬起眼眸,望着这个服务生,
“那位女士给你点的酒。”
说着服务生看向一个方向,米迦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是一个面色苍白,有皱纹,身段妖冶的一位中年吸血鬼妇人,但是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气质,米迦犹豫着要不要喝,这时服务生在米迦耳边低声说道,
“瑞拉夫人经常给年轻男士送酒,都是看中他们的才能,不会像那些心思慎密的女士,放心喝吧。”
米迦伸出手,拿起高脚杯,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用大拇指轻轻地画了画嘴角,将杯子放回服务生手中的托盘里。
宴会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米迦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一步一步平缓地走在走廊里,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只冰冷的手,
“费里德·巴特利,找我什么事?”
费里德耸耸肩,无奈摊手,
“我还以为可以吓到米迦,然后啊的一声扑到我的怀里呢。”
米迦回过头,冷眼盯着这张让人火大想打一拳打到你妈妈都不认识你的这张脸,说道,
“我又不是小女孩,费里德·巴特利,”
费里德依旧是笑笑,拉起米迦的手腕,大步向前走,顾不上米迦在挣扎,
“干什么?我要回房间休息了!”
米迦微怒。
“别告诉我你还没适应吸血鬼的生活方式。”
费里德冷声说,
“……”
/费里德办公室/
“费里德别疑神疑鬼的,快点开灯。”
这时,拉着米迦手腕的那只手松开,转而轻轻抱住了他,
“费里德?”
奇怪的是,米迦自身反而不讨厌这个拥抱,尽管无比的寒冷,但还是带了几分冰冷的温度。
这时,亮起了微黄的灯光,有晶莹的东西飘下来,只见这办公室中飘起了雪花,办公桌旁摆着一棵圣诞树,下面放着许多礼物盒,旁边还有一个模型,模型很精致,一共两层,是白色的砖房,就连窗帘上的花纹都一清二楚。
“孤儿院……”
米迦的眼眶微热,一滴泪水自左眼滑下,他想起以前的圣诞,和孤儿院的大家一起打闹的日子,费里德把米迦的身子转过来正对着自己,黄色的灯光映照在米迦的侧脸上,那一滴挂在脸庞上的泪水正好反射着光,亮晶晶的,费里德脱下手套,用拇指拭去那滴眼泪,
“你是唯一一个有眼泪的吸血鬼呢。”
“哼,反正你就是来看我出丑的。”
“米迦,圣诞快乐。”
米迦一愣,他这是送的圣诞礼物?他在跟他说圣诞快乐?来不及回应,费里德望着怔住的米迦,将米迦按进自己的怀抱,
“费里德,我想起了以前。”
米迦的声线带着哭腔,费里德听了一阵心疼,
“他们圣诞都没有树,直接拿蜡笔画在墙壁上,有一次我……”
米迦没有说下去,哽咽着,浑身颤抖着,费里德扶正米迦,帮他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在米迦的额头上落下一个绵长的吻,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以后每个圣诞,我都会和你一起,米迦。”
这后面是给小天使们送的礼物嗷,因为内容非常的含蓄所以我就放链接了。
https://m.weibo.cn/5682204318/4188983636775126

小天使们的评论和心心是我写文的动力!!

【登(写)月(文)计划】[假]

好不容易忙完考试,准备开更!
1.荒连新坑——糖
2.【费米】喜你为疾,药石无一[肆]——糖
3.终炽圣诞篇——糖
4.阴阳师圣诞篇——糖
立个flag 自己监督自己!
私!頑張ります!٩۹(๑•̀ω•́ ๑)۶

【费米】喜你为疾,石药无一
/费里德生日快乐/
/似乎是偏剧情向/
/下一章开始发糖(毒)了/


/校长室/
雷斯特·卡坐在带棕褐色木纹的软垫椅上,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杯咖啡热气氤氤氲氲,让人看不真切雷斯特此时脸上的表情,只隐隐约约听见,
“费里德·巴特利,让我看看你这只狗是怎么护食的吧。”
/克劳利办公室/
“啊~又要陪你演戏。”
克劳利将双手叠在脑后,身体后仰,悠然自得地把腿跷在桌子上,用一只眼睛斜睨着斜靠在门口的费里德,语气中透露着几丝慵懒和窃喜,
“你不是也很乐在其中么?”
费里德嘴角带笑对着克劳利说,
“为了你的小宠物?”
克劳利语气轻佻,这次话中带了几分撒娇和嫉妒的意味,
“嗯?对啊,一场大戏,瞒过所·有·始·祖,做么,克劳利君?”
费里德走近办公桌,俯下身,伸出一只手,由于带着手套,显得这只手分外的修长,用一只手指轻轻挑起克劳利的下巴,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眼角微微挑起,目不转睛地盯着克劳利的瞳仁,
“就是受不了你这一套,”
克劳利的语气带着几分骄纵,他轻轻拍开费里德的手,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笑容,方又启唇道,
“说吧,怎么做?”
随即费里德直起身来,语气中带着几分决绝的意味,
“任何人,哪怕是第一位始祖,
/宿舍/一
米迦逃课了。
偌大的宿舍里,亮着蜡烛微黄的烛光,米迦卷曲着身子,双手抱住膝盖,头埋在手臂里。此时,米迦慢慢抬起头,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无意间瞄到了躺在书桌上的一本书上。
这本书看着非常老,封面的两角因为褶皱的原因,已经有些微微裂开,从侧面看,书籍两端已经被摸的掉色,书页已经完全泛黄,封面总是微微翘起。
《邪星》,知名作家莫特的现实主义小说,讲了一个人类和吸血鬼的爱情,书中的结局很悲伤,男女主角因为跨种族恋爱,女主角被视为魔女,在大街上接受了火刑,男主角,吸血鬼,被视作叛徒最后被曝晒在艳阳下用烈火炙烤九十九天的残忍刑罚。这个小说米迦每天都会看一遍,暗示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吸血鬼,和人类再无共同之处,因为这个,米迦经常被室友嘲笑说是小女生,一把抢过他的书,当然,最后抢他书的人,都会挨上米迦的一记拳头。
“优,你离我好远……”
米迦喃喃道,吸血鬼没有眼泪,此时米迦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悲伤,
“猎杀令,不知道这样费里德会不会忘记我呢……”
在米迦的不知觉中脱口而出说出了费里德的名字,连米迦自己都吃了一惊,也对,米迦遇到什么难题或是深陷一些危机中,不管是多么的微小,都是费里德将它解救出来,一次米迦因为没戴校徽被冯叫去女厕所门口罚站,结果费里德伸手打了个招呼,带着米迦去他的办公室喝了一杯茶。还有一次是因为在学校当众和那些“所谓的”贵族们打架,被克劳利给了一个警告,之后又因为在厕所围住,米迦出手反击,就要被退学,是费里德给米迦求的情,米迦只去打扫了一个月费里德的办公室,还有一次米迦考砸了被琪丝批评,费里德出面说自己会帮米迦补课……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事,米迦叹了一口气,
“我什么时候这么依赖吸血鬼了……该死……”
米迦愤愤的咬唇,昏黄的烛光下,米迦的眼神更显寂寥。
/校长室/
“哦雷斯特,我真是越来越想你了。”
费里德假惺惺地跟坐在办公桌上的雷斯特•卡打招呼道,雷斯特的眼中票过一层杀意和憎恶,随机用无比蔑视的口吻道,
“费里德•巴特利,你怎么来了?”
费里德依旧笑吟吟的,进门之后便张开了双臂向雷斯特扑去,速度之快,就连站在一旁的侍女也看不清楚,只见他一跃而过雷斯特的办公桌,抱住了雷斯特别在雷斯特的脸上,红眼微眯,左手手腕一转,解开了雷斯特用来束发的绳子。
雷斯特的长发披散下来,柔顺的长发为这张苍白的脸添了几分妖媚,侍女也在一旁倒吸了一口气,雷斯特眼中憎恶更盛,腾出右手,一把抓住费里德的脑袋,一拧,掌风一戾,竟生生把费里德推出去好远,在墙上砸出一个大洞!
“啊咧?”
费里德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脸部肌肉微微抽了抽,显然雷斯特的这一击对费里德还是造成了一定的伤害的。
“找死。”
雷斯特冷冷开口道,眸子俯视着狼狈地坐在地上的费里德,
费里德略显吃力地支起身,掰正自己错位的脑袋,故作怀念地说,
“不愧是第三位始祖,连眼神和女王都那么相像。”
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克鲁鲁的名讳,雷斯特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僵硬了几分,随即被滔天的愤怒所浸没。
“第三位始祖从始至终只有我雷斯特·卡一个!”
说罢,雷斯特的眼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周身漾起一圈圈的淡红色气息,一层层波纹状,看似温柔,内里却十分的强劲霸道,波及到的地方,一切活物都呈撕碎状变成齑粉。
侍女满脸惊恐,仓惶逃离了校长室,然而费里德只是微微一怔,反而扬起了嘴角,从容地开口道,
“你应该知道杀害始祖的罪名吧。”
说着,费里德上前一步,自己踏入那淡红色的圈里,他额头上沁出汗珠,踏入红圈的右脚脚尖已扭曲变形,雷斯特倒吸一口气,杀害始祖的罪名,他终归还是担待不起,此时就必须强行并迅速地撤回外放的戾气,这一举动无疑会引起巨大的反噬,雷斯特冷哼一声,瞳孔一缩,收回了戾气。
“费里德·巴特利,第七位始祖,谁和你打架谁吃亏。”
说罢,雷斯特嘴角边溢出几丝红黑色的血,因为戾气的强行收回,雷斯特的身体也承受不了这霸道的毒气,导致自身也中了毒,五脏肺腑仿佛被绞,雷斯特脸上的表情却平静下来,这时费里德弹了弹身上的灰,
“打架?别说的那么难听,只是一个久违的拥抱。”
雷斯特哼地冷笑一声,
“没什么事就滚出我的办公室,我不介意打穿墙壁和楼板送你回去。”
费里德满意地舔了舔嘴角的血,便起身离开了校长室。
/关押克鲁鲁的别墅内/
地下室的环境阴暗潮湿,还透着一股腐烂和血的味道,往昔万人之上的女王,克鲁鲁·采佩西,如今却狼狈不堪,细白的手腕上戴着玄铁做的镣铐,身上布满了破败的伤口,勃颈间两个细小的血洞周围已经发青溃烂,往日的黑衣也变得残破不堪,这时从入口处吹来一阵风,克鲁鲁抬起头来,
“雷斯特,你早上才吸了我的血。”
“不是雷斯特。”
站在楼梯口的克劳利俯身说道,
“克劳利,哼,你来就表明费里德也来了吧,什么风把两位始祖吹来了?”
克鲁鲁嘴角勾起,虚弱地说,身为第三位始祖,就算身处如此破败的环境,言语中还是带着不可忽视的尊严,此时便传来费里德那略显几分轻浮的声音,
“我的女王陛下,我们当然是来救你啊。”
费里德脚尖一点,飞下楼梯,走到克鲁鲁面前,对着手铐吹了一口气,啪嗒,克鲁鲁面带惊讶,木然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
费里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咧开,面庞上依旧带着冰冷的笑意,
“第三位始祖,雷斯特·卡,也会说漏嘴呢。”
克鲁鲁沉默不语。
克鲁鲁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费里德以右手手掌碰左胸,恭恭敬敬地躬下身道,
“欢迎回归,我的女王陛下,克鲁鲁·采佩西。”
克鲁鲁如何不知道,自己也只不过是被费里德控制的傀儡罢了。
出了地下室,克鲁鲁张开双臂,吸了一口气,
“久违了。”
/校长室/
雷斯特百无聊赖,看着新摆在办公桌上的一捧玫瑰,右手拿起一只艳红色的玫瑰,苍白的脸色衬得玫瑰浓艳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雷斯特嘴里喃喃道,
“克鲁鲁,你明明可以放下一切,和我一起……”
/宿舍/
米迦无助地卷曲在地上,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进食了,对鲜血的渴望如潮水般席卷着他的大脑,此时米迦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自我了结。
一切看起来都无比的宁静,就连空气仿佛也停止了流动,这时,响起了吱嘎的开门声,
“我说了我不会去上课的,拉库斯,别来……”
“小米迦,我不能来么?”
米迦抬起半个头,看见了门口的费里德,
费里德径直走进宿舍,自顾自地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轻轻一挑眼睛,启唇道,
“怎么,不给我倒杯咖啡么?”
TBC.



图片源于网络,详情:https://rc.mbd.baidu.com/cz3cd7z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好了!!上午写了整整两课的手写稿然后晚上终于打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真是充实的一天啊!
最重要的事!费娘生日快乐!!永远美如画!
还有!万圣节快乐喏小天使们